您的位置 : 二月文学网 > 小说库 > 重生 > 江山为聘,嫡女韶华

更新时间:2020-08-18 15:23:45

江山为聘,嫡女韶华

江山为聘,嫡女韶华 月下小兔 著

已完结 南宫元熠,安西玥 古言宫斗重生复仇

《江山为聘,嫡女韶华》是月下小兔倾心创作的一本重生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南宫元熠安西玥,书中主要讲述了:故事内容写的很精彩,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心潮澎湃。大力推荐阅读,千万不要错过,超赞的!

精彩章节试读:

到了跃记,买糕点的人多得数不胜数,长长的人群排满了整条街,安西玥等在马车里,掀开车帘看着外面繁华热闹,如此太平盛世一片祥和景象,沉静在自已的思绪里。

突然,远处传来重重的马蹄声,在拥挤的大街上肆意横行:“让开、让开……驾、驾……。”

霎时间,惹得百姓纷纷避让开来,原本排得长长的队伍瞬间混乱起来,百姓纷纷逃窜。

安西玥瞧着刚才还和平热闹的大街顿时乱七八糟,路边百姓谋求生路的摊位瞬间被那群鲜衣怒马的公子哥踢得到处都是,秀眉皱了起来,太平盛世,天子脚下,也有人敢罔顾国法,肆意横行。

百姓纷纷朝着那群疾驰而过的人怒骂着,抱怨着,却是敢怒也不敢言。

突然,只听见慌乱的人群里,有孩子的高喊哭泣声:“呜呜……娘……”

安西玥顺着声音望去,只见一个衣着华贵的小女孩被吓得哭叫了起来,小女孩也只四、五岁的年龄,长得粉雕玉琢站在人群中间。此时,那一匹一匹的骏马毫无顾及的穿梭在人群里。

安西玥心急,快步疾驰而去,一把抱起了小女孩便往边上避让,不知是谁踩了她的裙角,安西玥退让不及,竟重重的摔了下去,电光火石之间,一匹高头大马抬起马蹄向她的身子踏了上来。

与此同时,一抹极快灵巧的身影疾驰而来,一脚将马儿踢倒在地,马儿痛得嘶叫起来,瞬间连马带人一起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

安西玥抱着小女孩缩卷成一团,她以为今日怕是要英勇就义了,谁曾想马儿朝另一边摔了出去。

顿时,痛得那马上的公子哥怒骂了一声:“谁这么大的狗胆,敢踢老子的马,你知道本少爷是谁吗?”

元宝一身轻功秀得是出神入画,轻轻松松地立于人前,得意道:“我管你是谁妈。”

骂人的是伯爵府的公子,刚从军营回来,意气风发的模样,突然摔了个狗啃泥,顿时觉得脸面扫地,爬起来便要上前揍元宝,怒声道:“老子砍了你的头。”

“毛还没长齐了就想充当我老子,请你把眼屎擦掉看清楚是谁再说话行吗?我是你祖宗。”元宝平时跟着南宫元熠没大没小惯了。

跟着伯爵府小公子一道骑马入城的还有武尚书家公子,骑着马儿在那打转,马儿嘶叫着,嘲笑着贺小公子:“和一个无知贱奴纠缠什么,直接拉入军营乱棒打死,看他怎么嚣张。”

伯爵府贺小公子一听武尚书公子如是说,顿觉得今日的好兴致全被这贱奴影响了,顿时马鞭一抽,身边离得近的百姓都没躲过鞭绳的抽打,使得众人龇牙喊痛,但马上之人管也不管众人的怒吼,怒喝一声:“给本少爷抓住这个小贱种,老子定要将他扒皮抽筋。”

顿时,怒马上的几个家将纷纷是提刀拳脚相向,元宝顿时腾空跃起,戏虐一笑,手中突然多了一条扁担,横扫千军,对方冲上来之人纷纷吃痛摔倒,全都四脚朝天,骂声叫娘的哀嚎着。

霎时间,竟引得周围的百姓一片叫好声:“打得好……”

但也都有替他担心的,这位公子教训了这些纨绔子弟虽然解气,但是他们人手多,只怕会吃亏啊。

突然,元宝献媚似的朝着一个方向调笑着,像是献宝似的,道:“公子,还打吗?”

此时,众人闻声寻来,只见南宫元熠身着一袭华贵锦袍,眼中露着放荡不羁之色,已经买好了一包热气腾腾的芙蓉酥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吃像很是优雅,俊脸美艳得很夺目,闪耀着一双如黑矅石般的黑瞳,平静无波的眼眸下藏着如鹰般锐利光芒,淡淡道:“老板叫付钱了。”

元宝像是得了令,完全不把那群爬在地上痛苦哀嚎的官爷放在眼里,闲庭散步般朝着南宫元熠走过来,付了一锭银子给跃记的伙记。

伙计自然是认得世子殿下的,他可是他们的常客,财神爷,顿时点头哈腰的收了银子,道了谢。

转而,南宫元熠朝安西玥伸去了修长白皙的玉指,安西玥目瞪口呆的抱着小女孩瘫坐在地上还没反应过来,突然对上那双如黑宝石般潋滟生波,勾人心魂的眸子,此时,她竟呆得不知道该不该伸手去扶住。

南宫元熠魅惑的朝着安西玥浅浅一笑,那笑容仿佛如阳光照射进了她心底深处,一直蔓延着,安西玥鬼使神差的伸出了手。突然,怀中的小女孩嘟着粉嫩的唇防备的盯着南宫元熠唤了声:“姐姐,他是……”

安西玥盯着粉嫩的小女孩,等待着小妹妹继续说下去,却瞧着小女孩害怕似的躲在了怀里,安西玥安抚的笑着道:“别怕啊。”

南宫元熠看也不看小女孩一眼,只气势便吓得小女孩缩卷成一团,安西玥瞧着似乎是认识的呢。

顷刻,伯爵府小公子和尚书府公子吃了亏丢了脸,顿时急极,拾起地上的尖刀便朝着南宫元熠坎了下去。

只一瞬间,南宫元熠眉稍一挑,如黑曜石般的双眸里闪过一抹寒光,玉指勾住安西玥的纤腰几个回旋翩然落地,安西玥虽然重活一世,前世也没有遇到过这么凶险的场面。

顿时只听见伯爵府小公子哭叫起来:“啊,我的手。”才刚刚从军营学成归来,正是要报效朝庭之际,却被人废了一只手,尖刀刺入手臂深处,手筋已断,今生再难拿起刀剑。

“敢偷袭殿下,不要命了。”元宝一脚踢起地上的刀,去挡伯爵府贺小公子的刀,谁料,刀偏一公分,竟废了他的手。

殿下?安西玥凝眸望去,这位是谁?她竟然没有印象,京都公子何其多,偏偏前世她整个心思都在南宫灏的身上。

安西玥退后几步,只见对面的男子身量颀长,鬼斧雕琢的脸上挂着淡淡的浅笑,墨色的眼眸如浩瀚的银河,神秘璀璨,仿佛能洞悉一切,目光坚定的望着安西玥。

安西玥顿时觉得这位殿下看着她的眼神中闪过一抹戏虐,唇角挂着意味不明的玩味弧度,那弧度颇含深意。

安西玥感觉到一丝不对劲,神态镇定自如、不卑不亢地朝着这位殿下行了一礼扶身缓缓道:“多谢公子相救。”语中是满满的防备与疏离。

突然,南宫元熠美绝人寰的俊脸上勾起魅惑浅笑,眉峰微挑,凤眸微微眯起,细细的打量对面这个聪明机智,果敢胆大的女人。

只瞧着她现在如一只小绵羊般恭敬温顺,收起锋芒,一双美眸流光溢彩,清澈动人,肌肤却过于白皙,像是刚生了一场大病般,惹得南宫元熠心里莫名的一阵心疼。

在静月庵时,他亲眼瞧着她目光焦急的寻找亲人,而后又云淡风轻般将家奴送上男人的床,明明一场稳输不赢的局,偏偏在她指尖翻转反败为胜,最后她不卑不亢,落落大方的出来,却并没有示弱告状,而是顾全大局般收拾战场。

将军是她兵也是她,真是太有趣了。

南宫元熠脸上的神情十分复杂愉悦,转而魅惑一笑,盯着安西玥的指尖淡淡道:“你的手指很漂亮。”

顿时,安西玥冷了双目,皱起了眉头,娇俏上好的容颜瞬间暗淡下去,暗忖着原来是个浪荡无耻之徒。

看着他眼中兴趣盎然的浅笑,她警惕的低头瞧了瞧自已的手指,白皙细长,指甲均匀透亮,只是指间那一抹黑炭并没有清洗干净,安西玥皱眉,他知道什么?还是看见了什么?或者是从头到尾他都在看戏?

顿时,安西玥唇角勾起浅浅一笑,目光清澈灵动闪着灼灼光华般回视着男子,只是目光中莫名的多了一丝敌意,毫不示弱般冷冷道:“多谢公子夸奖。”

南宫元熠不以为然,突然唇角绽开一抹光华潋滟的笑,玩味十足,声音魅惑低沉:“有趣得很啊。”

大夫人惊慌的跑过来拉着安西玥上上下下检查了一遍,关心的斥责道:“玥儿,刚才太危险了,你怎么如此莽撞,伤了哪里没有。”

安西玥安慰着大夫人:“女儿没事。”

怀中小女孩被安西玥紧紧的圈顾着,小女孩却异常的安静,遂而,安西玥放下小女孩,柔声询问:“你能自已回家吗?”

小女孩笑得天真烂漫,仿佛胆子大得很,完全忘记了刚才的凶险,乖巧的朝着安西玥道:“谢谢姐姐救命之恩,我家婢女待会便会寻来了。”

南宫元熠双眸轻瞟了一眼小女孩,不屑的嗤笑一声,又撵了一块芙蓉酥放入口中,小女孩突然吞了吞口水,滑动了一下喉咙,固执的瞪了南宫元熠一眼。

安西玥瞧着,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和他是什么关系,仿佛有深仇大恨似的。

猜你喜欢

  1. 古言
  2. 宫斗
  3. 重生复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