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二月文学网!

小说首页 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小说库> 都市> 探无止境 > 第八章 庄理探的接近

第八章 庄理探的接近

陈究风 2019-11-08 15:27:59
【同日9∶39AM】

夜钓者终于恢复意识。医生为他检查身体,并告知他昨夜被人袭击,幸好被人搭救,送到医院抢救后捡回一条命。

夜钓者的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并得悉童晚冬正是昨夜救他的人。

“就是你为我呼召救护车的?”夜钓者问向童晚冬。

“正是。”童晚冬若有所思地反问:“大叔,我们是否见过面?在学校里。”

“学校?”夜钓者仿佛想到什么,“难道你是……”

他正想发问,此时从门口传来两阵脚步声,并夹杂一把童晚冬熟悉的声音。

“看来你已经可以说话了?”

童晚冬转头一望,瞥见说话者是黄疾辉。

黄疾辉和一名刑警前来调查问话。

当黄疾辉发现童晚冬的时候,内心也是一个不解。但是他选择无视,反而对夜钓者道:“你好,请问你是否庞德奇先生?”

庞德奇点头道:“我是。”

黄疾辉对其展示警员证:“我们是公安局的,我姓黄,这是我的助手邱警员。庞先生,我们接到线报你昨晚被人打伤,特意到此了解情况。”

听此,童晚冬知道自己不宜逗留,准备离开。

黄疾辉注意到她的举动,特意道:“你不用离开,留在这。”

童晚冬内心一个不屑,止步留在原地。

黄疾辉对庞德奇都是进行一些例行程序式的询问,童晚冬听得颇为厌烦,觉得黄疾辉甚为虚伪。

好不容易弄完,黄疾辉等人对庞德奇告别,童晚冬也准备离开。

“等等,”黄疾辉对童晚冬严峻道,“我有些东西要问你。”

他支开他的同僚后,指示童晚冬到走廊,直接问道:“何解昨晚你会在水库?”

童晚冬料到自己被问到这个问题,不慌不忙道:“我也喜欢夜钓,所以先去那里观察环境,等以后买到钓具后再去。”

“单独吗?”黄疾辉明显有弦外之音。

“对。”童晚冬露出一个假笑,“我对我的能力有信心,即使夜深人静,我在外面也不害怕我被暗算。”

“我认同这一点。”黄疾辉满怀自负道,“不过没必要的话,以后都切勿在晚上去人少的地方。我不怀疑你的实力,但是对方未必光明正大。”

童晚冬轻轻叹气,不置可否。

正在此时,两人身旁冷不防冒出一把声音。

“你对我的学生做什么?”

两人转头一望,赫见来者是郑明轩!

黄疾辉一见到他,双眉紧皱,脱口道:“是你?”

郑明轩走到黄疾辉跟前,指责道:“黄警官,请问我的学生是否发生什么事?”

童晚冬察觉到黄疾辉和郑明轩是互相认识的。

黄疾辉恢复原本的脸色,淡言道:“只是普通讯问而已,协助公安机关是每个市民的责任。”

“那你问完了吗?”郑明轩依然一副责备的态度。

“暂时完了。”黄疾辉转头朝童晚冬道,“谢谢你的合作,如有需要*会再找你。”

黄疾辉转身离开,刚走几步却听到郑明轩在背后低沉道:

“都这么多年了,仍未抓捕那个人?”

黄疾辉不禁止步,并无回头。

郑明轩对童晚冬点了下头,转身进入病房;黄疾辉也重新起步,直接离开。

随后,童晚冬进入病房,郑明轩对其介绍了庞德奇。童晚冬这才得悉庞德奇是白空市中文大学的心理学系准教授。

童晚冬认为这个信息十分重要,对郑、庞二人告别后离开大楼。

她使用对讲机呼召庄理探,很快便得到回应。

接通后,童晚冬对庄理探叙述在医院内发现的事情。

庄理探也提及:“我也刚刚得悉那个大叔的身份,待会再联系。”

“你要去哪里?”

“我跟梁筱音小姐去一个地方。应该很快就能把所有东西串联为一条线。”

通话结束后,童晚冬不禁好奇为何梁筱音跟庄理探一起行动?

而同时,梁筱音也瞠目结舌,庄理探是少数读准她名字发音的人,内心逐渐倍感担忧起来。

【同日10∶03AM】

梁筱音根据张轻狂提供的线索找到尹谷薰母亲所在的医院,并跟庄理探到达病房。

此时只见尹母和其他病人在房内,不见尹谷薰的身影。

庄、梁二人交换神色后,走入病房。

梁筱音走到尹母面前问道:“请问,您是尹谷薰的母亲吗?”

尹母听到有人叫她,转头看见庄、梁二人。

“嗯。”尹母反问,“你们是哪位?”

梁筱音如实作答他们是尹谷薰的同学,听闻尹母生病,于是到此探病。尹母还真的信了。

接着,梁筱音口若悬河,跟尹母互相闲聊,一直沉默不语的庄理探也佩服梁筱音十分能说会道。

尹母声称尹谷薰也有来,只是刚刚去了买水。

正在此时,尹母指向道:“你回来了,谷薰。”

听此,庄、梁二人同时回头,赫然尹谷薰愣着站在病房门口,对于他们的到访充满意外。

“笑音?还有你……”尹谷薰望着他们,不解道,“何故你们来了?”

庄理探对梁筱音使了个眼色,后者领会,笑脸对尹母道:“伯母,我们还是不打扰您了,改天我们再来。”

“有心了。”尹母转头对尹谷薰道,“谷薰,你送你的同学们回去吧。”

尹谷薰悄悄望了梁筱音一眼,用力点头。

接着,庄理探、梁筱音和尹谷薰一起离开病房,来到一楼的后庭。

此时,尹谷薰开口道:“好了,我就送你们到这里,我还要回去照顾我妈。”

可是庄、梁二人并无离开的意思。

“笑音?”尹谷薰谨慎道,“是否还有其它事?”

梁筱音深呼吸一口气后道:“谷薰,你可知道你父亲昨晚出了事?”

“啊?”尹谷薰听后惊奇道,“我父亲?他出了什么事?”

庄理探冷不防道:“他被人打伤,差点没了命。”

“什么!?”尹谷薰错愕,追问道,“怎么回事?是、是什么人做的?”

“那个人你也认识,是廖相悟。”

尹谷薰倒抽一口凉气,脸如土色。

梁筱音觉得尹谷薰反应自然,不像装作。

“告诉我!为何他要打伤我父亲?”尹谷薰质问庄理探。

“你误会了我的意思。”庄理探冷淡道,“廖相悟的目的不是要打伤令尊,而是要杀死他。只是他走运,捡了一条命。”

尹谷薰双手捂嘴,对庄理探所言深信不疑。

“你们、你们何故知道这些事?”

尹谷薰欲要追问,却被庄理探反驳。

“在此之前,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庄理探拿出手机,对尹谷薰展示燕敏嘉的照片,严峻道,“你知道我跟燕小姐是何等关系的吧?既然如此,你在燕小姐的案件上到底可有隐瞒?”

面对燕敏嘉的肖像,尹谷薰像是被点了穴一样无法动弹身体,好不容易才从喉咙之中吐出两个字:

“没有……”

她说得十分软弱无力,显然就是有所隐瞒。

“谷薰,”梁筱音又说道:“你骗得了我们,但是你无法骗得了你自己。想想你母亲还在生病,而你父亲刚从地狱走了一趟,不要再自欺欺人了。我们……都不忍去打扰伯母……”

尹谷薰一听,读出梁筱音的意思,情急之下道:“不要!我妈什么都不知道,我不想她担心……”

“那你就是承认你隐瞒了一些东西?”庄理探提高语调道。

尹谷薰咬了咬牙,又望了一眼燕敏嘉的肖像,沉吟道:“你到底……想知道什么?”

庄理探知道这是机会,直接问道:“燕小姐被杀那晚,为何你突然跟廖相悟过夜?”

“那是因为……”尹谷薰难以启齿,支吾道,“因为……我爸跟我说,要*……去陪那个廖相悟……喝酒,以及开房过夜……”

一刹那,庄理探感觉脑海里一些零碎的线索瞬间连成一条线,指向他到达某个方向。

他当下对尹谷薰指示道:“你去跟令堂交代一声,接着跟我们去见令尊。”

梁筱音望向他一眼,尽管依然一脸冷酷,但是从他的眼睛里读出庄理探已经得悉某些事实。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章节 X

第一卷 第一章 柳羡源的长逝 第二章 庄理探的能耐 第三章 庄理探的态度 第四章 燕敏嘉的死亡 第五章 梁筱音的决定 第六章 廖相悟的恐惧 第七章 梁筱音的收获 第八章 庄理探的接近 第九章 庄理探的警告 第十章 庄理探的怀疑 第十一章 张轻狂的施行 第十二章 庄理探的设防 第十三章 张轻狂的防御 第十四章 向一之的倒叙 第十五章 庄理探的觉醒

设置 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 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