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二月文学网!

小说首页 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小说库> 重生> 媚谋天下 > 第十八章 孟氏受罚

第十八章 孟氏受罚

月满断桥 2020-01-21 12:41:59

“梁氏!你有本事把说的话再说一遍!”孟氏冷冷地开口。

孟长生是他们孟家的独苗,父母临终之前再三嘱托,无论如何,就算是丢了性命也一定要保住他们孟家这一点血脉传承。本来孟长生遭到阉割的事情就让她大受打击,现在当众被梁氏挑出来,无论是心里还是面子上,她都过意不去。

“还怕别人说了不成?既然怕别人说,干嘛要成了太监还去花街被人当众丢出来啊?大嫂啊,不是我说,你们孟家的家教的确不行!”梁氏本来就是那种火辣性子,此时有头上鲜血刺激,就更加无所畏惧了。

就算此时此刻的孟氏如同蓄势待发的猛虎。

难不成还敢在老太太面前撒泼不成?

当然了。

在背后撒泼她也不怕,孟氏还不够她打一顿呢。

“三婶,求您不要再说了;长生舅舅他遭遇这种事,本来就是难以启齿的羞辱,您现在大庭广众之下戳我母亲的脊梁骨,不正是在撼动木家的和睦吗?”木清妍也失力一跪,泪流满面的央求。

“够了,清妍,谁允许你叫一个奴才为舅舅的?”老太太呵了一声。

以前怎么说孟长生都是孟氏的胞弟,她能给面子就尽量给,不能给的话也私底下敲打孟氏。可今日木清妍的表现实在是太令人失望了——堂堂的世家小姐,竟然喊一个奴才当舅舅。

要知道,严格意义上说,孟长生只不过是木府的一个奴才。

就算打杀了,也全凭主子甘愿。

女人堆里是非多,木清止是知道这个理儿的,她敲了敲庵堂里面,又看了看分外仇恨的梁氏,动了动老太太的手,道,“祖母,在庵堂面前闹终归是不好的,我们不如转到正厅再谈,免得惊扰了菩萨。”

点点头。

算是同意了这个说法。

“好吧,清止说的也对,菩萨刚来木府第一天,可不能为了个下作东西,惹得菩萨不痛快。”

说完,老太太率先绕着个圈子走出了庵堂,一行人也都绕着走了;在离开之后,几个身强力壮的护院冲进来,将孟长生制止,如同捆粽子似的,将这肥头大耳的、新出炉的胖太监给绑到了前厅。

孟氏垂着头直挺挺地跪在老太太面前,梁氏则在一旁的椅子上坐着,一副要和孟长生拼命的姿态,却始终稳坐如山,只不过脸上功夫比较厉害。

木清妍看了看,走过去陪同孟氏一起跪着,“祖母,今日清妍刚刚回府,实在是不想为了这些事而伤神,不知祖母可否让清妍任性一次,把家奴孟长生当屁一样放了。”

好歹孟长生是她舅舅。

平日里虽是瞧不起这个阿斗,可到了某些时候,她还是需要这个舅舅帮把手的。比如之前,有许多对付京城闺秀的龌龊事,不也都是孟长生和他那些‘兄弟’们一起干的么?

“哟,清妍啊,三婶就得说道说道了,你是个大家闺秀,怎么能随便放屁呢?”梁氏不屑地撇了撇嘴。

想要就这样翻过去这一页?

想都别想!

木清妍身子一僵,飞快地看了一眼梁氏,“三婶教训的是,是清妍用词不够妥当。”

“你可别误会,我没有要教导你的意思,可不敢抱着那个念头,免得你母亲啊,把我给杀了!别说那么多家常话,先把这该死的家奴给处置了吧。”

捂着头,纵然在流血,梁氏却也不改自己的威严。

躺在地上的孟长生虽然身陷囹圄,却不知悔改,已然吊儿郎当地看着梁氏,如同喝醉酒似的,蠕动了几下,见自己无法起身,便流里流气道,“你这小娘们看着挺正经,其实内心里面空虚得很,哼!肯定是木仁那个孬货没能满足你,要是搁在以前,我一个孟长生,能干翻你三个梁氏!”

“你胡说八道什么!”梁氏一拍桌子,身后伺候的丫鬟立刻递过来一条红色小皮鞭。

梁氏接过,二话不说就抽在了孟长生身上,连连十几边下去,孟长生那些胡话,也变成了求饶。

梁氏嫌恶地皱着眉头,把鞭子递给丫鬟,再次捂着头咿咿呀呀的叫了起来。在战场上,如果说孟氏是一个将军,那孟长生就是出卖作战消息的叛军,无论将军有多么神勇,迟早也被这个叛军弄垮。

本来孟氏有木忠的庇护,在老太太面前是可以很潇洒的。

奈何有了孟长生这扶不上墙的胞弟,真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孟长生一般的队友啊!

孟氏跪在地上看着胞弟挨打,泪眼汪汪地斥骂,“梁氏,你下手怎么可以那么狠呢?他虽然说是一个家奴,但也是我胞弟啊!母亲还没有说话,你梁氏就先动刑,是几个意思?是不把母亲放在眼里么?”

“大嫂,你也别拿母亲压我,母亲的公正大家是有目共睹的!孟长生在大庭广众之下污言妄语,企图败坏我的名声,我没把他丢进狗头铡里砍头,算是我脾气好了!”梁氏冷冷一笑,也不忘了捧一下老太太。

为了不让老太太有犹豫的机会,梁氏立刻开口,“母亲,请您做主!”

孟氏急了,“梁氏,你不得好死!你个恶毒的妇人!”

老太太听着孟氏如此狗急跳墙,立刻心声怒火,当下一拍案,“细娟儿,去让护院连夜把人牙子叫过来,把孟长生给卖了,免得在府里搞得乌烟瘴气的!”

家中泰山已经发话,那事情多半也就成了定局。

梁氏满意地靠在椅子上,任由丫鬟给她上药。

心想,若孟长生没有大闹庵堂、也没有在这里口出狂言的话,她还真抓不到机会反将自己这位大嫂一军呢!唉,说到底还是打瞌睡就有人送枕头,运气太好挡都挡不住!

护院的效率很高,不一会,肥头大耳的牙婆便带着几个人过来了。

一进前厅看见老太太,那眼睛就跟发现了珍宝似的,嘴里好话倒豆子般吐了出来,“哎哟喂,这坐着的是谁啊?富贵雍容,是不是菩萨庇佑了的贵人啊?天啊,我马婆子可得凑近点,沾沾贵气!”

老太太听见有人奉承,也高兴了几分,嘴里道,“马婆子,眼下捆着的奴才,不要钱送你了,能卖出去就当做是给你的茶水费,卖不出去的话,你打了杀了,我们府上也没有任何话可以说。”

“不听话的奴才?”马婆子踹了一脚孟长生,有些嫌弃和考虑,“老夫人您莫不是逗我?这肥头大耳、又不听话的奴才,就算卖了也卖不出几个钱啊。”

木清止听着马婆子的话,心里暗笑。

这马婆子在京城是出了名的唯利是图,她说这一番话,不就是为了多捞点茶水钱吗?

“马婆子,我祖母的意思是,能卖多少都归你所有,另外我们府上还会给几两银子你喝茶,就当是今晚的劳力费了。”木清止淡笑着开口,机灵劲惹得老太太欢喜不已。

孟氏自知没有办法救回胞弟,只能更加卖力的哀求。

“哟?老夫人你们府上的事可真乱啊,一个管家的夫人,为了一个奴才下跪?”马婆子不了解孟长生和孟氏之间的关系,所以忍不住脑补了无数画面。

听说前段时间,木宰相去受灾的地方赈灾了……

莫不是这正房太太耐不住寂寞了?

可也不对啊,这种丢人的事,一般不是只有小妾才做嘛!而且若是那样的话,这家的老太太干嘛要堂而皇之的找人牙子过来卖掉啊,直接乱棍打死不就得咯。

“这个你就不要问了,人已经给你绑着了,带走吧。”木清止淡淡地说道,准备扶老太太回禄寿院休息。

马婆子轻轻拍了拍嘴巴,讪笑两声,招呼着身后的男人上前抓住孟长生。而孟长生刚要喊,就被马婆子用一块不知名的黑布塞住了嘴巴,有苦也说不出来。

木清止扶着老太太,看着马婆子带人离开。

而孟氏也不顾老太太还在场,竟然就这么披头散发的追了出去。

她唇角绽放出一抹阴冷的笑容——若是孟氏此次还能逃过一劫,那她真的需要掂量掂量这个女人的本事了。

次日。

京城难得的停了雪,露出了明媚温暖的阳光。

木清止带着素兰经过正门的时候,只见到谭婆子带着疲倦的孟氏不知道要去哪,但看样子却也是讨不了好的。

孟氏眼睛周围泛着淡淡的乌青,保养得当的指甲也有几分污垢,那几十年如一日整齐的发髻却也不再整齐了,如同一个鸡窝似的顶在脑袋上,落魄到了极点。

她让素兰去打听了一下,得知原来是昨晚孟氏被谭婆子带回来后,直接被老太太罚去了祠堂跪了一夜。她看着孟氏,心里有说不出的爽感,前世长达数年的羞辱和凌虐,在此时此刻总算得到了一点回报,但绝无可能就此一笔勾销!

“素兰,我们回钱嬷嬷那边,把东西搬了,回止水院好好睡上一觉!”

昨晚折腾那么久,她也留在了禄寿院陪老太太,根本没能入睡。

现在心情舒坦,自然是要好好放松一番的。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章节 X

第一章 月夜还魂 第二章 小惩大诫 第三章 榻中美男 第四章 三婶梁氏 第五章 丢去青楼 第六章 继母怒威 第七章 撒泼就卖 第八章 你在套话 第九章 祖孙见面 第十章 借力打力 第十一章 孟氏挨骂 第十二章 父亲归来 第十三章 亲不似亲 第十四章 怨意滔天 第十五章 初次交锋 第十六章 焚香礼佛 第十七章 庵堂闹剧 第十八章 孟氏受罚 第十九章 相约出府

设置 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 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