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二月文学网!

小说首页 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小说库> 重生> 媚谋天下 > 第六章 继母怒威

第六章 继母怒威

月满断桥 2020-01-21 12:22:41

与其他几个大国相比,北国的情形可以用一句诗来表达。

那就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一个国家,皇族若是腐败无能,就注定着百姓的流离失所了。

“你们有谁愿意帮我干个活?”木清止的声音回荡在巷子里面,面纱随着微风而动,但这些乞丐却充耳不闻。

她内心叹息不已,从身后解下一个包袱,再次开口,“谁若愿意帮我个忙,这袋子馒头就是他的!”

食物在这个乞丐聚集的巷弄里,远远比银两要来的实惠。方才还寂静无声的乞丐们顿时骚乱起来,挣扎着扑向木清止,成功把那包袱夺了过来。

当雪白的馒头洒在了路上,引发的不过是人性之间最本能的争夺。

“给我滚!你个没娘没爹的野种!”老乞丐为了争夺馒头正怒声呵斥。

“老赵头,别让那两个野种吃东西,免得吃饱了不出去乞讨!”

“……”

木清止不可置信,在皇权之下竟然上演着这么一幕,在吵杂的怒骂之中,孩子的声音正奋力抵抗。她转身离去,这种事情太多太多了,她如今自顾不暇,就算想伸出援手,也只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风雪浸泡入了衣袍,有些冰凉,有些刺骨。蓦地,木清止的衣袖突然被人拉住,却又很快被松开,顺着月光望去,两个小小的身影正站在雪夜里,衣衫单薄,怯懦无比——这不正是奋力和老乞丐们抢馒头的小乞丐么?

“姑姑,谢谢您的馒头,您、您有什么事,让我和妹妹去做好了。”男孩低着头,语气萎靡,小心翼翼地盯着她袖上的黑手印。

看着这两个小男孩,木清止忍不住心疼,从自己身上解下大氅,围在他们身上,柔声道,“你们能感恩我很高兴,只是你们两个还太小了,帮不了我的忙。”

试问,两个身子骨单薄孩子,大约六七岁,怎么可能把孟长生拉去青楼安置呢?看来还是要等那该死的男人动手啊……

“姑姑您嫌弃我们是乞丐对吗?我们保证会完成您的嘱托的!”男孩信誓旦旦地开口,却惹木清止大笑不已。

“姑姑不嫌弃你们,只是有些事必须等长大了才能做。”木清止笑了笑,紧了紧那大氅,“你们叫什么?父母去哪里了?”

“回姑姑的话,我们……没有父母。”

低声的回答让木清止一愣,对啊,有父母庇护的话,又怎么会沦落到乞讨这一地步呢?

“那你们叫什么名字?”

“回姑姑,我叫昊儿,妹妹叫倩儿,今年十岁了,是双胞胎……”昊儿的声音很小,如果风再大点,木清止是绝对听不清他们说什么的。

她看着昊儿眼中闪烁着的坚定,心中不由得软了下来,便道,“你去前边酒肆处看看有没有小二哥在,让他过来一趟,就当是帮姑姑的忙了,好不好?”

“嗯!”

昊儿重重点头,拉着倩儿就往不远处的酒肆而去,不一会,便带回了一个憨厚老实的男人。木清止也不多说,塞了钗子到小二手上,让他把孟长生丢到青楼里,请最有名的姑娘伺候,至于这青楼花酒和姑娘的脂粉钱嘛……自然是记在孟氏头上的,谁让她是孟长生的姐姐呢。

小二是个嘴巴紧的,知道大宅门里什么事可以问,什么事不可以问,跟个没事人似的把孟长生身上染血的衣裳换下来,直接就扛去了京城中最有名的青楼,至于之后的事,也不过是后话了。

木清止看着倔犟的两个人儿,心里实在狠不下来放任不管,纵使心中对这不公平的人世太多怨愤,她也不能放任两个不错的苗子在乞丐堆里浪费了,若是能好好培养,将来定有作为。

于是,木清止把这两个人儿带回了柴房,并且安置了一chuang棉被在这。好在柴房平日里压根没有人回来,厨房所用的,也都是每天从各大铺子送过来的,根本用不到柴房。

做完这些事后,她钻回闺房,却意外发现皇甫宪离开了。

“真是个蚊子,来无影去无踪的!”

笑骂一声,木清止整理好自己身上的衣物,躺在被窝里重新入睡。经此一事,恐怕木清挽和木清月,近日是没什么胆子来招惹自己了。

翌日。

木府笼罩在一片晨雪之中,静谧得令人留恋。只是京城却不再平静了,一切的矛头都指向木府——因为木府掌权太太孟氏的嫡亲弟弟孟长生,在长春楼被轰出来了,并且发生了一个天大的丑闻。

孟长生变成太监了!

为此,长春楼的花魁清歌姑娘羞愤欲死,她接的客人竟然跑出来一个太监!

木清止端庄的坐在桌前,听着素兰说这件事,嘴角弧度微微勾起,“这也算是耻辱了,想必孟氏很快就要回来,毕竟是唯一的弟弟,呵……她们老孟家,总算是绝后了。”

她心里说不出的舒畅,纵然知道孟氏绝对会迁怒自己,却也特别开心。这个孟长生,可没少明里暗里的想要动手动脚,好在有素兰,否则的话,自己还没清醒过来,就要被孟氏算计得嫁给孟长生那个废柴了。

“大小姐慎言,这府里上上下下都是夫人的眼线,万一被有心人听了的话……”素兰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木清止冷笑一声,却是不怕,反而看着远方那缤纷得美不胜收的白雪,轻声道,“被人听了去又有什么可怕的,更何况现在那些有心人,还在安慰着孟长生呢。素兰啊,我们该做一点准备,孟氏,就要回来了。”

“我们无权无势的,怎么做准备啊……”素兰眉眼间都是愁意,就连这么久以来的月银,也都被木清挽夺走了。

“不是还有老太太吗?虽然她老人家在庵堂里清修,可这家里却少不了她老人家的眼线。你去给那些老人们捎个口信,想必老太太很快就会知道府里发生的事情了……”

以老太太那眼高于顶的性格,是绝对不会在纵容孟氏了的。从一开始孟氏入府,父亲想要抬她做平妻就被狠狠拒绝,好赖熬到了她母亲死掉,这才让孟氏有机可乘。

许多年来,老太太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也该表够了!

素兰应了一声,去厨房找了糕点,就往老太太之前的院子而去。

一天一夜过去了,木府都充斥着孟长生杀猪一般的哭声。而孟氏也踏着风雪,仪态万千的回到了府中,在看到孟长生的惨状后,那高贵端庄的姿态彻底装不下去了,活脱脱就是一个要杀人的疯子!

“是谁!”尖锐地声音从那丹唇中吐出,压抑着无边的怒火。

木清挽被木清止压得憋屈极了,现在主心骨就在面前,自然少不得跑出来多说几句,“回母亲的话,那木清止突然不傻了,然后、然后长生舅舅便……”

终归是个女儿家,有些话还是不敢在孟氏面前说的。

“木清止?她不傻了?”

孟氏愣了一下。

“对的,她不傻了,而且啊,跟鬼上身似的,牙尖嘴利得就跟她那个死鬼娘亲一般,厉害极了!”木清挽添油加醋地说着,恨不得孟氏现在就去把木清止杀了。

“她人呢?”

孟氏的声音听不出喜怒哀乐,却让人觉得十分沉重,当然,这沉重里面还包含着那如同乌云似的怒气。

“在她房里,舅舅出了这种事,她还躲着,不是她干的还能是谁?”木清月急急忙忙开口,挤开了木清挽,来到孟氏面前。

她愤怒极了。

无辜的受了牵连,她不怪木清挽,却恨透了木清止!

一个傻子,没爹疼还死了娘,凭什么打自己?

“去,把她给我叫过来!”孟氏怒极,一拍桌子,震的众人提心吊胆。

身边的老嬷嬷正想出门,却听门外传来清脆如银铃似的声音。

“母亲怎的回来了?不是要在庙里给奶奶祈福么?”木清止身上穿着灰白的衣衫,披着的是素兰另外一件大氅,看起来寒酸无比。

至少比起其他几位小姐,她的确不像一个世家闺秀。

“我问你,你长生舅舅出了这种事,你怎的在房里不闻不问?是不是你干的!”孟氏怒火滔天,恨不得将她就地正法。

“母亲好大的火气,我一个嫡出闺秀,难不成要去管男子的事?更何况……母亲记错了,我可没有舅舅。”木清止笑了一声,孟长生其实算是木府一个下人。

“你……”

“母亲的火气,清止也懂,可是母亲又怎么能够让几位妹妹站在房里看着呢?好赖不济,您弟弟也是半个男人……”

“木清止,你在找死!”孟氏捏紧拳头,上前几步抬手就要教训教训她,却被灵巧躲开。

其他几位庶出的小姐高兴极了,她们恨不得孟氏现在就把木清止打死,到时候木清止这个不傻的嫡女死了,孟氏也要因为杀人获得牢狱之灾,日子好过的,不还是她们这一帮不受待见的庶女么?

当然了,她们也只敢在心里幻想一下罢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章节 X

第一章 月夜还魂 第二章 小惩大诫 第三章 榻中美男 第四章 三婶梁氏 第五章 丢去青楼 第六章 继母怒威 第七章 撒泼就卖 第八章 你在套话 第九章 祖孙见面 第十章 借力打力 第十一章 孟氏挨骂 第十二章 父亲归来 第十三章 亲不似亲 第十四章 怨意滔天 第十五章 初次交锋 第十六章 焚香礼佛 第十七章 庵堂闹剧 第十八章 孟氏受罚 第十九章 相约出府

设置 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 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