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二月文学网!

小说首页 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小说库> 重生> 媚谋天下 > 第十三章 亲不似亲

第十三章 亲不似亲

月满断桥 2020-01-21 12:48:13

相比木忠的怒不可遏,老太太就显得淡定许多。她将手伸出来,缓缓道,“细娟儿,扶我起来!”

谭婆子急忙将老太太搀扶着,一步一步的走着。

“孟氏是你的妻子,你比我要了解得多。依照着她那个善妒的性子,你真的以为,亡妻留下来的女儿她能容得下么?而且清止是一个傻子,如果背地里没有人帮衬着,怕是早就死了吧?”

这么一个简单的道理都不懂,看那孟氏的迷魂汤灌得也忒厉害了些。庐阳澹台氏族那边出的,尽是些世上闻名的教书先生,就连现在的承孝帝,也是由木清止的外公澹台雄教导的。可以说澹台氏族,是帝师氏族!

有着如此厉害的一个外家,她这儿子怎么就不开窍呢?哪怕对木清止那丫头好一些,也不会和澹台氏族关系那么僵啊。

木忠左右思索一番,虽然没有平息自己的怒火,却也冷静许多。

“儿子明白了。”

“明白就好,出去吧。”

老太太捏着佛珠,闭上眼睛就赶人离开。

从禄寿院出来时,扑面而来的寒风竟是刺骨的滋味,雪花被吹进衣领里,瞬间化成了水,就仿佛被人拿匕首刮过一般,疼得很。

孟氏早早地就在门外等着,此时见到木忠,便急急忙忙迎了上来,眼眸里竟是柔情。因为有木忠的宠爱,她虽然出身并不高贵,在宰相府里,却也没有人敢对自己不恭敬。老太太为难她时,她很多时候是在为木忠考虑的,否则的话,早就悄悄下点毒药,把那老太婆给毒死了。

“老爷……”

“招弟?”

见到孟氏的时候,木忠脸上露出笑容,比在禄寿院里要开心多了。只见孟氏撑着伞,曼妙风韵的身姿在雪中款款而来,给这苍白的雪景添了几分颜色。她把伞撑在木忠头上,柔声说道,“老爷……您总算回来了……”

“方才在母亲那,怎么没有见到你?”木忠体贴娇妻,便自主地将伞接了过来。

陈婆子唯恐天下不乱,在来之前也得到了孟氏的指使,此时便急急忙忙的插话,“老爷,刚刚夫人可是在老夫人那受了不少气呢。”

“怎么回事?”闻言,木忠难免心疼娇妻。

“还不是因为那傻子大小姐,简直就是个灾星。”陈婆子嘟囔着。

孟氏见火候到了,就厉声呵斥,把所有话题都揽在了自己身上。

“老爷,不要听这碎嘴的婆子说那么多,清止那丫头挺尊敬我这个母亲的。”

这话一说出口,孟氏那眼中顿时酝酿了丝丝水色,她转过身用手帕沾了沾眼角,这才重新抬起头来看着木忠,只是眼圈红红的,怎么也遮不住。只可惜孟氏没有如同往常那般得到木忠的安慰以及护短出头。

只见男人盯着她的眼眸,不停地摩擦着发髻,这才笑着道,“招弟啊,你是长媳,也是管理整个宰相府的女主人,肚量不应该这么小的。母亲老了,想承欢膝下也可以理解,难免偏颇了那傻子,等清妍回来就好了,你就在忍一忍吧。”

“什……噢,是妾身不懂事,让老爷费心了。老爷您奔波那么多日,想必也没有好好的吃一顿饭吧?妾身在屋里准备了佳肴,老爷今夜不如去妾身的房里吧?”孟氏本来就不是什么正道子上位的,此时用起勾人的把戏来,那也算得心应手。

况且木忠本就爱吃这一套。

就喜欢看女人对他的阿谀奉承。

木忠摇了摇头,叹道,“贵川那边的雪灾越来越严重了,此次回来,也是为了禀报圣上,做出裁断,若不然的话,明年开春,就是洪涝之灾啊!”

“那、那妾身把饭食送到书房给您吧。”

孟氏一门心思都放在了木忠的身上,说到底是一家之主,只要得了他的同意,弟弟就能留在木府安心养伤。到时候就算老太太,也不好意思弗了儿子的脸面,只能够把这口气往肚子里吞,再不济,那也只是对她这个管家夫人不满罢了。

至少弟弟能够有一个安身之处!

“好,麻烦夫人了。”木忠也不好意思伤了孟氏的热情,只好同意下来了。

屋里的木清止靠在美人榻上,十分惬意,丝毫没有为父亲不待见自己而伤心。反倒是素兰这丫头,火急火燎的转来转去,一双眼睛如同兔子似的动来动去,时不时又道,“哎呀我的小姐啊,您说您这命怎得如此苦啊,本以为老爷会疼惜您,可没想到、没想到……呜呜,我的小姐啊……”

说着说着,素兰又哭了起来。

都说女人是水做的,但素兰一潭水也太多了吧?

木清止烦不胜烦,听着素兰第六次哭诉,便也忍不住了,“素兰你给我静静,俗话说得好,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你怎么知道父亲现在不疼爱我,以后也不会疼爱我呢?”

主仆两人虽然亲近,但木清止的秘密太多了。

有些事,素兰还是不知道为好。

“您能这样想那是最好不过了,奴婢怕的是过段时日五小姐回来了,您的日子就更加难过了啊。老太太素来疼爱五小姐,虽说现在对您疼爱有加,可谁不喜欢优秀的子孙呢?”素兰还是觉得,自家小姐争不过木清妍。

今日所哭的眼泪。

多半也都是因为担心。

听了这话,木清止就笑了起来。

难怪今日回来后钱嬷嬷看她的眼神都变了呢,原来是因为素兰这丫头哭闹太久了啊。这世界上了解木清妍的人莫过于她木清止,而了解未来发生之事的人,怕是全天下也只有她一人!

老太太是疼爱木清妍,但前提是木清妍足够优秀。

试想,自己这个嫡长女若是能比嫡次女优秀许多,那受宠的会是谁呢?

“把你的心放在肚子里,吃好喝好,看着你家小姐我如何逆袭吧!”木清止哭笑不得地打趣。

说话之间,钱嬷嬷走了进来。

看了一眼木清止,随手丢下一些丝线和锦帕,想必是明日要练习的女红功课。

但钱嬷嬷的眼神着实怪异,让木清止忍不住发问,“嬷嬷这样看我,可是清止脸上有什么东西?”

“没什么,老婆子只是觉得,大小姐您清汤挂面、脸色跟鬼似的苍白,就连我这做奴才的,也看不下去,更别说本来就厌恶你的木宰相了。”钱嬷嬷一针见血地说了一句。

倒是让木清止注意起来了。

这几天她频繁在老太太面前出现,为的就是做出一副孝女的模样。可这做戏做着做着,她竟然也忘了自己本身所需要的营养——这不,她已经好几天没吃过有营养的东西了。

不过这也怪不得她,孟氏这个恶毒继母,又怎会善待她呢?

“嬷嬷教训的是,清止的确有些苍白了。”对着铜镜捏了捏自己的脸,她蓦地起了一个念头。

一个女子出嫁必须是要有些陪嫁的铺子压柜子的,她自觉要让孟氏给自己备嫁妆的话是难如登天,与其等待,那还不如私底下攒攒资本呢。

素兰左右端详,突然再次哭了起来,“小姐,都是素兰不对,没能把您照顾好……”

“得了,别嚎了,我老婆子的耳根子都被你喊破了!”钱嬷嬷嫌弃地看着素兰,忍不住推搡她一下。

但素兰又怎么会那么容易停下来呢。

她非但没有停止哭闹,反而更加的大声了。

“嬷嬷你现在不用伺候人了,是不懂我们做奴婢的悲哀啊,一个做奴婢的连主子都照顾不好,那算什么称职的奴婢啊?”

“我老婆子活了那么久,还第一次见有人想当一个称职奴婢的。”

冷笑一声。

钱嬷嬷也不多说,杵着拐杖往外走着。

木清止明天就要搬回止水院了,这热闹了一段时间的密室,现在突然就要沉寂下来,钱嬷嬷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她半生都奉献在宫里面的,做了皇上与几个王爷的乳娘,却始终没有自己的儿女,也算是孤独终老了啊。

想到此处,钱嬷嬷难免落寞,脚下的步伐也更加快速了。

“小姐,今日钱嬷嬷有些奇怪啊……”素兰挠了挠头,有些搞不懂钱嬷嬷的态度。

木清止放下手中的书,看了看门外,突然笑了起来,“等你老了,也会懂钱嬷嬷那种心情的。”

她明日就要离开这了,虽说相处的日子不长,但她真真切切的能感受到钱嬷嬷对自己的疼爱与关心,这是老太太这个做祖母永远不能够给予的,哪怕是点滴真诚的关心,在老太太或者木忠这些所谓的亲人身上,也绝不可能应验。

“小姐,您说的话我怎么听不懂啊……”

素兰觉得,打从自家小姐不傻之后,说话就开始神神叨叨的,总觉得神秘莫测,一般智商的人都听不懂。

木清止笑了笑,重新拿起书看了起来。

她需要好好谋略一番了。

素兰见她不语,无奈的摇了摇头,将钱嬷嬷放下来的女红材料收拾起来便走了出去,顺便让木清止起来将门拴上,免得木清挽又来使坏。

门外再次响起了声音,木清止以为是素兰忘带了什么,便起身去开门。

却不料门打开来,一个不速之客出现在眼前。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章节 X

第一章 月夜还魂 第二章 小惩大诫 第三章 榻中美男 第四章 三婶梁氏 第五章 丢去青楼 第六章 继母怒威 第七章 撒泼就卖 第八章 你在套话 第九章 祖孙见面 第十章 借力打力 第十一章 孟氏挨骂 第十二章 父亲归来 第十三章 亲不似亲 第十四章 怨意滔天 第十五章 初次交锋 第十六章 焚香礼佛 第十七章 庵堂闹剧 第十八章 孟氏受罚 第十九章 相约出府

设置 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 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