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二月文学网!

小说首页 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小说库> 玄幻> 绝世修仙 > 第18章父女

第18章父女

落情泪 2020-03-18 22:13:05

天风城,天风府。

夕阳从地平线上缓缓的落下,府邸的门前,停着一辆马车,马车上走下来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英俊的脸庞,华丽的衣服,显示出他独特的身份。许文天一家三口早早来到的门前,迎接这个青年到来的青年,许文天快速走到青年面前,刚要说话,只见青年对许文天行了一个利礼,说道:“许叔叔,袁婶婶,你们好。”说着,不经意间看了一眼旁边的许晚晴,眼神突然间停滞下来,颇为惊讶的说道:“想必这位就是晚晴妹妹了。”

许文天笑着说道:“天翔,一路来的还顺利吗?”旁边的许晚晴只是微微一笑,作为回答。袁欣见自己的女儿没有说话,拉着晚晴说道:“晴儿,这位就是你和你一起去皇家学院读书的余天翔。”

许晚晴这个时候知道自己不说话实在没有礼貌,于是说道:“你好,我叫许晚晴。”她的声音有些冰冷,听不出任何开心的味道。

余天翔的眼神停在许晚晴的身上,连他都惊讶许晚晴竟然有如此的美貌,这个时候他突然想到一件事,对许文天说道:“许叔叔,父亲来的时候有一件事要*转告与你。”

许文天好奇的问道:“什么事。”

余天翔回答道:“就是锁命岛的事。”

许文天心里暗叫不好,这个时候怎么能说这事呢!忙打住道:“侄儿,我看还是进府里面说吧!”

许晚晴一听锁命岛三个字,暗淡的眼神突然亮了起来,她从母亲那里得知尘风被抓到了锁命岛,也知道凡是到那里的人从来没有一个活着回来,所有才认为段尘风已经死去,这个时候听见余天翔说是锁命岛的事,忙问道:“可以和我说说是怎么回事吗?”

许文天知道这个时候再阻拦已是不可能的事了,站在那里没有说话。

余文天说道:“海外传来消息,说不久前锁命岛沉陷到海中,没有任何人生还。”他说话的时候,还把任何人三个字说个特别重,好像故意说给面前的许晚晴听的。

“什么?”许晚晴听见以后,整个人愣在那里,而后晕了过去,旁边的袁欣伸手把她扶住。

许问天摇摇头,说道:“我们进府里说吧!”

众人来到府里,袁欣借着把许晚晴抱回房间的机会离开了,大殿里面只剩下许文天和余天翔两人。许文天见已经没有外人,刚想对余天翔行礼,被余天翔阻止:“许叔叔,父亲出来的时候就说不要让我泄露身份,所以以后不需要对我行礼。”

“是。”许文天恭敬的说道。

“关于晴儿和那个段尘风的事,父亲也和我说了,所以今天我才故意把事情的真相在晴儿面前说出来,就是让他对段尘风彻底的死心。”余天翔继续说道。

许文天听见以后,吃惊的问道:“这么说来锁命岛的事是真的了。”

余天翔点点头,淡然的说道:“听海关的将士说,锁命岛突兀从海中消失了,消失前据说还发生了爆炸,我想那位兄弟即使活着,也不可以逃生。”说到这里,他的语气也变了,变的有点惋惜。

许文天也叹息道:“这都是我若出来的祸,这么结束也好。”

“父亲说,现在三个世家都有招兵买马的动向,让你也极力招揽自己的人手,晚晴那边我会自己争取的,叔叔你放心好了。”余天翔凝重的说道。

许文天有些内疚的说道:“晚晴本来就属于你的,我这边也会劝劝她的,招兵买马的事我这些年也在权利进行,进展还算顺利。”

“恩!”余天翔轻恩了一声,没有再说话,好像在想着什么事情。

再说这边,风杀拉着婷婷和段尘风来到冰寒山的一个颇为隐蔽的树林里,风杀说道:“请问小兄弟怎么称呼。”

段尘风说道:“其实我们见过面,在下叫段尘风,不知前辈还记得吗?”

“原来是你。”风杀也有些惊讶的说道:“别人我也许会忘记,但是你,我绝对不会。”

“为什么?”段尘风和旁边的婷婷同时好奇的问道。

风杀这个时候用真元力布下一层结界,把三人围在里面。这是一种最底级的防音结界,能量不会消耗太多,同时又能让别人听不见结界里面人说话的声音。风杀布好结界以后,对旁边的婷婷严肃的说道:“女儿,今天我们说的话,一定不能说出去,否则……”

婷婷第一次见父亲严肃的样子,有点害怕,乖巧的说道:“我知道了,父亲,女儿一定不会说出去的。”

风杀转过头来,对段尘风说道:“知道我为什么记得你吗?因为你身上有紫云佩。”

“啊!!!”婷婷是三人中唯一一个惊讶的人,在修真门派长大的她,怎么可能不知道紫云佩是什么,那是修真之人梦寐以求的神器,神器啊!婷婷跑到段尘风的身边,拉着他的手,兴奋的问道:“你真的有神器吗?”她说的时候还一脸疑惑,根本不相信眼前之人会有紫云佩。

段尘风对于风杀知道自己有紫云佩并不吃惊,冷杀门的消息一直很灵通,紫云佩在天风城再现的消息都这么久了,修真世界里估计都知道他这么一号人物,于是说道:“我是有紫云佩,但不知道前辈如何得知的。”

“五年前的春节,我去天风城执行任务,正好看到你和一个女孩与一个黑衣人在巷子里,于是就好奇的看了起来,我离的有些远不知道你们说什么,后来看到他对你们动手了,便出手救了你,还记得吗?而紫云佩是我回来以后,听门里面的兄弟说的,细想之下才猜测到,那个拥有紫云佩的少年就是你。”风杀一边回忆,一边说着。

“那天谢谢你救了我。”段尘风感激的说道。

“不用。也只是顺手而已,再说我挺喜欢你的。”说道这里他想到什么,继续说道:“听过你后来被毒方谷的人挟持到锁命岛,是不是真的。”

“是。”段尘风点点头说道:“但我不知道是什么人,前辈你确定是毒方谷的人吗?”

“什么?”旁边的婷婷听到这里吓了一跳,扔开段尘风的手,说道:“你居然能活着从锁命岛出来。”她的眼神点着一丝恐惧,好像看到怪物一样。

“我不能确定是毒方谷的人,也只是听说,这把剑是父亲的贴身法器。”风杀拿着那把短剑,说道:“其实我早就知道父亲被害锁命岛,只是没有证据,前段时间我也想去锁命岛寻找证据,可是被门主阻拦了,你能和我详细说说锁命岛的事情吗?”

段尘风点点头,便把锁命岛的时期说了一遍,本来他不想把春杀的死说出来,但是后来风杀说出锁命岛沉陷的事以后,段尘风觉得也没有必要隐瞒,于是就全部说了出了来。旁边的风杀听的一身冷汗,心想,幸好自己没去,否则也成为灵仙,最后在岛屿沉陷的时候魂飞破散了。

婷婷这个时候却听的一脸兴奋,好像听到什么有趣的事情的一样,不时的问东问西。

段尘风说完以后,风杀伤感的说道:“你既然学会了虚无剑气也就算是我们冷杀门的人了,父亲既然收你为徒,以后就不要叫我前辈了,叫我名字就好。”说到这里,他对旁边的婷婷说道:“以后叫尘风为师叔,知道吗?”

段尘风知道,现在的风杀也在强忍着内心的痛苦,没有表现出来罢了,有谁能在知道自己的父亲死后会没有反应呢!但是能做到如此镇定,却没有几人,他心里也不禁佩服起风杀的毅力。

婷婷一听见父亲让自己叫眼前的之人师叔,嘟起嘴,很不高兴的说道:“为什么让我叫他师叔,看他的样子也不比我大几岁,想让我叫他,哼,绝对不可能。”说着还对段尘风吐了吐舌头,一副调皮的样子。

风杀看女儿这个样子,也是没有办法,说道:“我女儿萧婷,从小和她母亲一起长大,你看这性格,全都惯坏了。”

“人家才没有被惯坏呢!”萧婷不依的说道:“是你非要*叫这个人师叔的。”

风杀看自己女儿越来越不象话,严厉的说道:“不许这么无礼,快,叫尘风师叔。”

“爹。”萧婷双眼含着眼泪,一副委屈的样子,说道:“能不能不叫啊!”

“不行!”风杀的声音是那么决绝。

萧婷知道这些完蛋了,来到段尘风的身边,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说道:“你帮帮我,好不好。”说着摇起段尘风的手臂。

段尘风哪能见得女孩哭呢!以前晚晴一哭的时候他就不知所措,现在又来,萧婷的样子的确看起来很可怜,心一下软了,说道:“前辈,我看还是算了,你看我和她年纪也差不多,她叫我师叔,我也觉得不好意思。”

“就是!”萧婷听段尘风这么一说,也不哭了,抗议的说道:“你看尘风哥哥都这么说了,我怎么好意思叫人家师叔啊!这不把她叫老了吗?”说着还对段尘风微微一笑,眨着水灵灵的大眼睛,装做可爱的样子,说道:“尘风哥哥,是不是应该这样说啊!”

风杀真的被萧婷眼前的样子给气坏了,简直是没大没小,忿忿的说道:“你再这样,我现在就把你送到你娘那。”

“爹,不要,我喊他师叔还不行吗?”说着看看段尘风,一脸极为委屈的样子,嘴张了半天,可师叔两个字就是没有喊出来。

段尘风微微一笑,说道:“前辈,你就别为难萧婷了。”说着对萧婷说道:“你以后就喊我尘风哥哥好了。”

萧婷一听,开心的笑了,眼泪也瞬间没有了,说道:“我就知道尘风哥哥你人最好了,比我那凶巴巴的爹爹好多了。”说着还抬起头,向风杀看了一眼,对他刚才逼迫自己喊段尘风师叔表示强烈抗议。

风杀见段尘风都这么说了,也就没有再说什么,对萧婷说道:“你看你尘风哥哥的真元力都到第五层了,再看看你自己,还在第三层,有时间和你尘风哥哥多学学。”

萧婷又瞪了自己父亲一眼,不满的说道:“人家不喜欢修炼,你偏偏要*修炼。”

“起码要修炼到第五层以上,你现在的真元力还不够别人一招的。”风杀对自己的女儿也是没一点办法也没有,无论怎么让她修炼,她就是不修炼,本来想借段尘风激励她认真修炼,看样子又要失败。

“我不怕,反正有爹爹在旁边保护我,我还怕什么。”萧婷笑着说道。

段尘风看见这样父女,也在心里替他们开心,曾几何时,自己不也与父母这样说话嘛!可是现在,哎!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有家的感觉。就在这个时候,他听见风杀说道:“尘风,你现在准备做什么,要不就留在我们冷杀门吧!有时间指点一下婷婷修炼。”

段尘风从思绪中缓过神来,说道:“不了,我还有点事,所以就不能在冷杀门,等会我就准备下山。”

这个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冰寒山上的空气越发寒冷,丝丝的寒气从树林中传来,却无法穿破那层薄薄的结界。

“这样也好。”风杀说着递给段尘风一个黄金的牌子,说道:“你把这个带上,有了这块牌子,你就是冷杀门的一份子了,以后要是遇见本门的人,只要亮出这块牌子即可。”

段尘风根本就不想要什么牌,也没有想过加入冷杀门,于是说道:“这个,我看还是不要了。”

风杀仿佛一眼就看出了段尘风的心思,说道:“你还是拿着吧!以后行走修真世界,拿着这个牌子,在需要帮助的时候,可以联系各地隐藏在普通人中间的冷杀门之人,他们会给你提供你需要的信息和帮助。”

听风杀这么一说,段尘风觉得这个牌子还是有很大用处的,也就没有拒绝,拿在了手里,牌子是黄金打造的,不是很大,只有巴掌得到二分之一大小,一面写着冷杀门,一面写着一个‘杀’字,没有什么别的不同,于是内力一动,收到了清光戒之中。

风杀等段尘风收好牌子以后,手一招,结界消失了,说道:“门主这些天一直在闭关,我想你是见不到他了,今天晚上在冷杀门住一晚,明天让婷婷送你下山。”

段尘风没有拒绝,他不知道现在的客栈有没有关门,如果关门了,那岂不是要露宿街头,于是点点头,说道:“好吧!我就在这里住一晚。”

风杀带着段尘风来到山上,越往山上,空气就更加的寒冷,段尘风加倍运转体内的能量,来抵御寒气。再看旁边的风杀和萧婷,根本没事,心里感叹:在这样的情况下修炼,真元力想不成倍的增长都不行。

风杀为段尘风安排好了房间,就离开了。段尘风本来想修炼一会,可是萧婷却送来了几盘糕点,连门都没敲一下,直接‘闯’了进来,来到他的身边,笑着说道:“尘风哥哥,在做什么,父亲让我送点东西给你。”说着把糕点在段尘风的面前晃了晃。

段尘风看着萧婷调皮的样子,微微一笑,说道:“放在这里吧!”

“好。”萧婷说完,把糕点放在了桌子上,人却没有离开,走了几步,坐在了段尘风的身边。

段尘风看着萧婷一脸思索的表情,于是问道:“还有什么事吗?”

“没事!”萧婷淡淡的说道。

没事你还在这里干什么?段尘风在心里这么说,嘴上却不敢,萧婷的脾气变化无常,万一若火了她,今天晚上就不要想安静了。

段尘风不经意的说道:“没事就好。”说着,闭上眼睛,准备修炼起来。刚把真元力真身体内运行一周,就听见萧婷突然说道:“尘风哥哥。”

段尘风不明的睁开眼睛,问道:“什么事?”

“你为什么不吃糕点?”萧婷说的时候还满脸的疑惑,眉头微微蹙动,带着几分迷茫的表情。

就这事?段尘风心里有点火,本来他想修炼以后,这个小丫头总会自己离开的,现在居然在自己身边问这么无聊的话,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说她。

萧婷却表现出恍然大悟的样子,拿着一个糕点就往嘴里吃,一边吃还一边说道:“你是不是怕糕点不好吃,现在我吃过了,味道还不错,你要不要尝一块。”

段尘风看见萧婷天真可爱的样子,又好气,又好笑,说道:“不了,我想修炼一会。”

“你真的不吃?”萧婷有些惊讶的问道。

段尘风摇摇头,不耐烦的说道:“不吃。”

“嘻嘻,那我帮你吃吧!”说着拿着糕点,一块又一块的吃了起来。

段尘风这个时候才明白,这个丫头一直不走,就是为了吃这几块糕点,看她吃的那么高兴,段尘风笑道:“你要是喜欢,就拿回去吃吧!”

萧婷听见以后,头摇的和拨浪鼓一样,支吾不清的说道:“不行啊!父亲让我送给你吃,要是让我带着会去,他一定知道是我偷吃的,所以我要在这里吃完后才能回去。”说完又快速的吃了起来,根本没有把旁边瞪眼看她的段尘风放在眼里。

段尘风看着萧婷狼吞虎咽的样子,知道今天晚上是不能修炼了,于是打开门,走了出去。仰望天空,星空依然那么灿烂,点缀在黢黑的画面上,体现出它们的不同之处,他静静的看着,忘却了身边的一切事物。

“你很喜欢看夜空吗?”不知道什么时候,段尘风听见后面传来萧婷的声音,也没有回头,他知道萧婷一定是吃完东西出来了,于是说道:“不是我喜欢看夜空,是夜空让我喜欢看。”他说完以后,连自己都感到吃惊,为什么会说这么一句莫名其妙话。

“哼!”萧婷听见后,不满的说道:“你和我爹都一样,总喜欢说一些故作深沉的话。”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打了一个饱嗝,笑着说道:“你慢慢在这里看夜空吧!本小姐要去睡觉了。”她的话中带有几分睡意,可是声音依然那么甜美。

段尘风转过身,萧婷已经离开了,微微的抬起头,再看星空,一颗流星悄然的滑落于天际。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微信阅读

章节 X

作品相关 第1章黑夜 第2章离开 第3章府邸 第4章别院 第5章修炼 第6章街市 第7章挟持 第8章锁命岛 第9章 洞中 第10章逃亡 第11章湖底 第12章魔君 第13章融合 第14章商船 第15章强盗 第16章凝力 第17章冷杀门 第18章父女

设置 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 X

手机扫码阅读